作为美联储主席的我是如何毁了美国经济的

发布:2016-09-27 23:48 来源: 未知 编辑:admin
旧金山联储此前在官网推出了一款在线游戏,允许玩家扮演美联储主席并做出利率决议。游戏虽然简单,但从中可以体会美联储遭遇的困境及美国经济面临的复杂性。马克·吉尔伯特(M
旧金山联储近日在官网上发布了一个小游戏,在游戏中你可以尝试扮演美联储主席。在玩了这个游戏后,我得出了以下的结论:管理经济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短期利率掌控经济无力,而我永不可能成为美联储主席。旧金山联储官网给出的游戏目标如下:

  “你的工作是制定货币政策以达到充分就业及低价格通胀。你的任期为四年(16个季度)。保持自然失业率在5%左右,维持通胀在美联储2%目标上下。注意新闻头条以获得经济相关的信息。”

  游戏中(我的任期)始于2020年年中。此时经济处于所谓的“金发女孩经济”时期(指刚刚好的经济周期,经济复苏,但通胀威胁尚未到来)。通胀为 2.1%,不太热也不太冷——现实中美联储已逾两年没有见到的水平。失业率连续五个季度下降,为4.7%,略低于游戏所界定的5%的“自然”失业率;而目 前现实中的失业率为4.9%。

  但在游戏中那个幻象的未来世界,美联储的基准利率长期维持在4%,远超现实的0.5%。那么,作为一名美联储主席又应该做些什么呢?当然,满足现状就 很好。幸运的是,在我的货币“独裁统治”里,不存在恼人的异见者,也不存在令人焦虑的零利率。因此,我决定让利率维持不变。

  在接下来的一个季度,失业率进一步降至4.6%,而通胀则略微上涨至2.3%。两者看上去都没什么问题。2015-2016年消费者价格的增幅低于美 联储的目标,故其稍微脱轨一点并不构成大的影响。所以,我做了和美联储上周在真实世界里所做的一样的决定:再次维持利率不变。

  这时,游戏中新闻的头条为《招聘无所不在》与《就业市场收紧表明通胀要升》。随着失业率下降至4.4%,通胀升至2.5%。我应该对比自然失业率低了 一大截的失业率感到担忧吗,正如目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对劳动力市场“着迷”一样?2014年3月,美联储抛弃了失业率低于6.5%将足以推高借贷成本的观 点。失业率自2014年10月以来均低于6%,但美联储却只进行了一次加息,而现时4.9%的失业率并不足于让美联储本月就采取行动。

  因此,在游戏中,我连续第三个季度维持利率不变。实际上,如果你因数据不如所愿而开始忽视他们,则等同于承认“数据依赖”毫无意义,我决定静观其变直 到2021年年中。这时游戏开始尝试干预我的计划,否决了数以百万计人可以享受到的退税。这会是美联储凭空制造出来的、并非现有政策财政计划内的“直升机 撒钱”吗?我甚至并不记得曾授权这样做!虽然游戏没有明说,但随着通胀上升至3.3%,而失业率下降至3%,经济热度无疑是在增加。

  让我们回到2009年7月,当时耶伦仍只是旧金山联储主席。她称,接下来数年维持利率接近零“并非不可能”。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耶伦2014年2月 就任美联储主席,却直到2015年12月才首次加息。因此,我从她处汲取灵感,忽略游戏中2021年的新闻头条《美联储预计将收紧经济》,哪怕消费者价格 已飙升至4.4%。

  当我终于决定在2022年3月加息时,已是20个月之后的事了,或许一切都已经太迟。失业率多月以来处在1.5%,游戏认为已经不可能再低了;而通胀 更是达到了自1980年代早期以来就不曾有的7%。《经济过热7、《不受控的经济增长是麻烦将至的信号》……如此的标题占据了新闻头条。媒体想必都在准备 我美联储主席一职的“讣告”。

  假设我从一开始就采取不同的政策又会怎样呢?如果在我任期开始之际就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现实中的0.5%,情况并不会有所好转。失业率迅速下降至1.5%,通胀也激增至4.4%。无论我怎么样狂按“下调”键,游戏都不允许我像全球许多经济体那样实施负利率政策。

  在虚拟世界里,我担任了两任美联储主席。在2008年年初,我曾按照时任主席伯南克的“剧本”挑战了美联储的虚拟游戏,但表现也没有很好。在非传统经 济学家眼中,美联储接近零的利率水平甚至足以刺激通胀至能引发危机的双位数水平。游戏的变化意味着过去十年的经验改变了经济学家们对政策与结果之间相互关 系的看法。我从虚拟世界中管理美联储的经历中总结了三个结论:

  首先,改造经济都是假话,因为真实的世界存在着太多并不按照经济学教材所教那样交互的变数。美联储过分简单化的在线游戏并不能告诉我们经济增长现在怎 么样,或薪酬将如何随着通胀彪悍而变化。无论美联储采取哪个经济模型,都存在着对经济了解的盲点。对于通胀目标是否应该更高,真正的非加速通胀失业率又应 该是多少,以国内生产总值(GDP)为参照是否更有意义等问题的争论,彰显了确定目标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同时,这些意见分歧因美联储官员们意见不一而加 剧。

  其次,美联储不可能也不应被期待去承担所有的工作。缺乏来自政府财政方面平行的努力,货币政策对经济复苏作用有限。日本央行上周决定将重点转移至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跌破零,这显示了央行过分关注短期借贷成本会忽视了银行业长期利率的效用。

  最后,我很高兴我并非真的掌舵全球经济。我愈发对央行官员们感到同情;哪怕采取了非常规政策,他们或许还有比游戏中更复杂精妙的工具,但是,他们的工作仍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艰难。
更多